分卷阅读24  宁归何期

关灯 护眼 舒适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(1/2) 繁体版

发声: 语速:
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88dus.win/124748/24.html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宁归何期作者:黎若

分卷阅读24

地安抚她,伽宁平常的模样有着突破同龄的美艳,但哭的样子格外纯净,仿佛泪水能洗涤她的容颜。她撒娇起来能融化了他,可强硬起来又让他生不如死。

如此矛盾的结合,让他又痛又爱。

「乖,闭上眼,好好感受我。」他哄着她,从她的额头开始亲吻她。

伽宁合上眼,只觉男人湿热的唇落在她的脸上、颈项、锁骨…他的吻时轻时重,密密麻麻。他吻到哪,她的身子就麻到哪,直到他亲遍她的奶子含住她的小rǔ_tóu,她忍不住呻吟一声蜷起身子。

他的舌头灵敏地调戏着她的乳粒,转着圈地拨弄,嘴唇再用力一吮,仿佛把她的魂魄都吸了出来。

「啊…宁儿痒…宁儿难受…」伽宁扭起开始泛红的身子,娇滴滴地叫喊。

「别动,继续闭眼感受我。」

白东纶抬眼赏看她情动难耐的样子,只想逼出她最娇羞的一面,往下吻去她的小腹,舌头一下下地舔舐她凹陷的肚脐。

「唔…」伽宁受不了,往后缩了缩。

他再往下,吻起她形状饱满的耻地,白白嫩嫩像只刚出笼的馒头,秀色可餐至极。伽宁察觉他亲到她最羞耻的地方,慌张地并拢腿。白东纶不急着叫她张开,侧过身绕去她的背后,从她的后颈往下舔吻吸吮。

伽宁背脊顿时痒的厉害,每根毛发都竖了起来。「啊…大白不要…宁儿真的受不了!」

白东纶充耳不闻,嘴唇始终贴着她发抖发烫的身子,亲遍她窈窕的后背,头往下埋进她圆润的翘臀。这里的肉真多,和她的rǔ_fáng一样软绵,白东纶忍不住啃咬起她的臀肉。

伽宁条件反射地向前倾,想逃开可手被绑着,跪着匍匐几步,却被白东纶轻松逮住,可怜的屁股被他咬出一枚枚清晰的齿印。她不觉得疼,只是每次白东纶咬下去的瞬间还是不由自主地害怕。她一会绷紧屁股一会放松下来,一下下地撅起,反而更像在勾引男人别停下来。

白东纶意犹未尽地啃完她的嫩臀,手捏住她的臀肉往外分,小人儿从未现于人前的后庭立时展露真貌。这洞眼像极了她的xiǎo_xué,粉粉嫩嫩,他不禁将她的屁股分的更开,后庭的洞眼渐大,都能瞧见里头淡红的嫩肉,白东纶眼一眯,垂头吻住,舌头往那洞眼里钻。

伽宁察觉他在舔她的pì_yǎn,全身绷紧尖叫,「啊——不要!大白不要碰那里!」

白东纶充耳不闻,继续干嘴活。他与她的初次太紧张,她说不要就不要,喊疼他就停,虽然之后的欢爱渐渐放开,但算不上要她彻底。再者,她前脚成了他的女人,后脚就嫁进了轩辕家,他能碰她几次?不管她和轩辕那小子做到哪个份上,他必须重新在她身上烙下只属于他的印记,一处也不放过。

他的舌更具侵略性地闯入她的后穴,一下下地刺探她里头,只想钻得更深。伽宁拼命扭动身子,可根本逃避不了男人的玩弄,菊穴痒的厉害,连前头的xiǎo_xué也跟着痒,一阵阵地抽搐。

「不要…不要…宁儿受不了…」伽宁不停扭臀,双手反抓住绑着她的缎带拉扯。

白东纶见她娇媚妖娆的模样,哽了哽喉,眸色越加昏暗,她前头的xiǎo_xué拼命收缩,吐出滴滴答答的蜜液,就像在和后穴争宠似的热切。白东纶一个翻身,仰躺在她腿间。

第25章干柴烈火

伽宁见他头埋在她的腿间,不由自主地夹紧双腿,白东纶整张脸立即贴上她的私处,沾满她的yín_shuǐ。他像沙漠中干渴的游人,迫不及待地凑上去一口口贪婪地汲取,将她的xiǎo_xué和整条肉缝吸吮得干净。

「啊啊啊啊——」伽宁受不了刺激,翻了翻眼,身子颤个不停,抓着缎带的手使了所有的力,快要把整张床都拉塌下来,「宁儿真的受不得啊!」

她双腿夹得使劲,埋在其中的白东纶俊容都扭曲起来,这小妖精是想闷死他?那可真是最yín_dàng的死法了。白东纶强硬地捏住她大腿,迫她往外分。

「乖,让大白亲。」白东纶哑哑地命令一声,双眼肆无忌惮地看她下体,他从未这样近这样清楚地看,一看更是邪火乱窜。原来她饱满粉嫩的两片肉瓣里还藏着一对蝶翅模样的小肉,小肉张合间,嫩得似乎一咬就破的小珠子露了出来。白东纶不做他想,含住她的玉珠调戏拨弄。

他碰的是她最敏感的地方,伽宁霎时连叫喊都忘了,急促地张嘴喘气,仿佛千万道热流自那处散开,麻了全身和手脚,又气势汹汹地往她下腹聚集,她意识涣散地摇头,似快活又似难受地呜咽,「呜呜…」

白东纶察觉她不再挣扎,身子化成水似的瘫软,更卖力地逗弄她的花核,没几下伽宁便觉憋不住,受不了了,啊地一声叫喊,抖着身子放空自己。她cháo_chuī的水柱一波又一波,像pēn_niào似地全洒在白东纶脸上,白东纶眯了眯眼,浓密的睫毛上全是水滴,眼前像挂着水帘似的看不清晰,他抹了抹脸,张开嘴,任她的春潮灌入口中。

伽宁无力地垂着头,看到这番景象羞耻的要死,他怎么能喝她的…!她无法承受这样下作的欢爱,真的到了极限。痛苦欲绝地嘶喊,「大白不要再逼宁儿了啊!」

白东纶却一意缱绻,她喷出来的水毫无骚味相反淡如清泉,他想喝要喝爱喝,直到水柱渐小,一滴滴地往下掉,他不舍浪费地舔起她


分卷阅读24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